RumBlizzard

兴趣使然的译者。

【无授权翻译翻/约十】A Fickle Kitty

标题:A Fickle Kitty

原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829273

原作者:gummyrubi

译者:荼苓

 

 

 

 

译者的话:已经要了授权但是作者姑娘还没有回复(…)先放出来,给则授翻无则删除!<3

 

 



 

简介:十代醒来的时候长了一双猫耳,并且根本不让人碰——直到约翰出现。

 

 

正文:

 

“所以这个是的?”

 

十代哼了一声,脑袋往旁边一边往扭着一边拍开那些伸向他的手。“是真的,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其实他们几分钟前刚见面的时候就已经说了一遍同样的话,十代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听他回答什么

 

他的朋友们神色微妙地站在他身旁。有的是好奇,更多的是担心。

 

因为十代脑袋上顶着一双时不时转动一下的棕色的、毛茸茸的猫咪耳朵。十代从早上开始就被因此引发的关注整的心力憔悴。主要是这和决斗又没关系,他怎么会上心?

 

是因为他和猫咪恶魔做了个交易?还是哪个家伙用了什么祖传咒语的时候波及到了他?难道是法老王来为十代上周不让它吃炸虾而回去偷偷恳请猫咪神诅咒他的复仇?

 

每个都有可能,但十代才不会管那么多。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比如决斗。

 

但很明显他现在是唯一一个对猫耳毫无兴趣的家伙了。他的朋友们都在试图摸他的耳朵。

 

他在剑山的手靠的太近的时候咬上,吓得剑山大叫着把手抽了回来。

 

“抱歉。”

 

翔害羞地想从后面偷偷碰一下,但十代反应极快,转过身也开始凶他。

 

“抱歉。”

 

万丈目试图碰一下可十代再次咬了上去,他的犬牙差一公分就要咬到万丈目的手。

 

吹雪绕着大家走了一圈,没人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但也没人试图去问。“早上好大家!”他眨眨眼,好奇地看向被大家围在中间的决斗者。“十代,我没想到你还玩cosplay。”他完全没注意到周围的气氛,只是像大家一样伸手想去摸一摸,然后他的手指正正好被十代的狠狠咬在嘴里。

 

明日香和翔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刚想警告他那不是什么好主意,只是吹雪在他们来得及开口前已经亲身体验了一次犬牙的锋利。

 

十代的瞳孔像刀切似的尖锐。他咬着牙,逼着吹雪赶紧用力把手扯出来。

 

明日香瞥了一眼他的胳膊,然后拍了拍他。“你没事。看,甚至没流血。”她看向十代仍然保持在警戒状态的耳朵。“你的牙还好吗?”

 

十代摇摇头,看上去似乎因为他刚刚咬了他的朋友而有点愧疚,说实话这真的有点奇怪。但吹雪是那个手被咬的,他才应该是觉得怪的那个。“我感觉不到这些牙。”

 

她嗯了一声,向前挪了半步,双手拧在一起。

 

“大家这么早都在干啥?”吉姆在和约翰走过来的同时发问。他们俩天亮前在逗卡莲玩所以来的稍微晚了点。卡莲高兴地趴在吉姆背上,随着约翰的动作表现出喜悦。她实在是一条非常知足的小鳄鱼。

 

“早上好。”约翰打了个招呼。他和吉姆一起加入了围坐在一起的决斗者行列。

 

“十代咬我。”吹雪当即撇嘴。

 

“是你不该把你的手放进他嘴里。”翔摇摇头,只觉得自己现在像是他大哥的解说员。

 

吉姆和约翰在看向十代之前换了一个眼神。

 

吉姆吹着口哨,盯向十代头顶的猫耳。“但它们看上去很软。”

 

“嗯,”约翰也凑得近了点。“这很酷啊。”

 

他伸出手,但明日香制止了他的危险行为。“小心点,他咬人的。”

 

“我会注意,”约翰扭过头去看向正在观察自己手指的吹雪,对方似乎觉得自己的手都要断掉了。“这在决斗学院很常见吗?”

 

“没,但十代总是吸引异常的体制。”万丈目有点愠怒地回答。他还在因为十代差点咬了他的事情而生气。

 

约翰点点头,转过去对十代露出一个笑容。“它们很适合你。”他停了一下。“我们今天是不是约好了要打一场来着?”

 

十代和十代的耳朵很明显被这句话唤回了精神(这其实还有点可爱)。他真的很高兴约翰迅速地无视了这些发生在他身上的破事,聊回了正轨上。

 

“我们可以在上课前来一把!”十代从座位上跳起来,检查了一下他的卡组——这样他就不会在跑出教室的时候忘带卡组了——然后冲出教室。约翰紧随其后。

 

万丈目看向吉姆:“这种事在北方校区很常见吗?”

 

吉姆耸耸肩:“不知道,但多半不会。”

 

翔看着他最好的朋友和他的新任最好朋友一起冲出去。“一丘之貉。”

 

其他人点点头。

 

————————

 

十代微笑着看着约翰的LP归零。“是我赢啦!”

 

约翰也温和地笑着走向对方。“打得不错,十代。”

 

“你也是,你大部分时候都把我压得死死的!”

 

他们能看见朋友们从远处跑来。

 

“喂!差不多要上课啦!”翔大叫着冲他们挥手。

 

他们俩也向对方挥挥手,检查了自己的卡组都好好呆在口袋里、没有丢掉任何东西之后才走回去。他们走回朋友当中,激动地重复着刚才决斗里的亮点。

 

“我和你们说,约翰真的太有意思了,他差点就赢了。”

 

“十代。”约翰被夸的几乎有点害羞。“我下次会更强的。”

 

“我等不及了!”

 

然后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约翰脸上挂着喜悦,伸手碰了碰十代的耳朵。

 

明日香正想提醒他早先时候发生在她哥哥身上的惨剧,可她没说出口——因为十代就站在原地,默许约翰碰他的耳朵。

 

它们又软又绒,在约翰的手指下打着转。

 

其他决斗者都要被吓坏了:十代的脑袋凑得更近了些,似乎是顺从地想让约翰再揉一段时间。

 

“看起来要摸十代的耳朵得先跟他决斗才行,”剑山总结。

 

明日香觉得现在应该是个好机会,介于十代现在看上去很冷静。她终于下定决心伸出手。

 

只是十代后退了一步,离约翰越来越近,眼神在扫向明日香的时候忽然变得尖锐。他在半秒后露出了懊悔的神色,眼睛也变回平常的模样。“抱歉。”

 

她收回手按在胸口。“没事。”她转向其他人。“我们该去上课了。”

 

大家点点头,重新向教室走去,留下十代和约翰磨磨唧唧地跟在后面。

 

约翰停下玩十代耳朵的动作,看上去似乎也没有要对它们或者十代的反应做评论的样子。

 

“你还有尾巴吗?”

 

十代呛了一声,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没有!”

 

约翰笑着看向十代的身后。

 

“别跟我这么开玩笑。”

 

“也许尾巴能帮你保持平衡呢。”

 

“你在说我走路摇摇晃晃吗?”

 

约翰伸出手,轻轻挠了挠十代的下巴,笑着发现十代安静了下来,在他的触碰下露出慵懒的神情。“你在咕噜咕噜地叫吗?”

 

十代的耳朵倏地耸起,半片红晕窜上他的脸,于是咕噜声就这样卡在他的喉咙间。“我…”

 

十代的脸在一瞬间转为亮红色。他的手伸向背后伸向背后,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约翰抬起一边眉毛刚想问发生了什么,十代就已经冲了出去。“我不能去上课了!”他向后踉跄地退了两步,随后迅速向红廖冲去。

 

“你要去哪?”翔在发现十代和约翰没跟在他们身后的时候大喊。“教室在这边!”

 

但十代闷声跑路没有回答。约翰转向他们,代替他挥挥手。“大概我们要旷课了!”

 

“约翰!”他们大声喊他,可后者早就转身去追十代了。

 

——————

 

翔和剑山在上完一整天课、回来推开宿舍门的时候放松地长叹一口气,然后同时停步,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的场景。

 

约翰坐在最底层的撞上,后背顶着墙。十代也趴在床上,脑袋枕着约翰的大腿,闭着眼睛,耳朵在门被推开的时候转向了门的方向,但他看起来并没打算和他们打招呼。

 

然而更刺激的是那条毛茸茸的棕色尾巴正紧紧卷在约翰身上。十代在约翰又开始轻轻挠他的猫耳之前都无比安静,然后他开始低声咕噜,尾巴缓慢地摇摆着享受这份待遇。他抬起头冲约翰努出一个笑容,随后合上眼。

 

约翰微笑着看向刚刚踏入宿舍的两位:“学校怎么样?”

 

 

 

-END

 

 

 

 

 

 

 

作者的话:我在推特上看到一张超可爱的十代猫耳图然后就写了这个嘿嘿!我写了吹雪的原因只是因为我觉得要么是他要么是万丈目被咬但我后来又觉得要是十代咬了万丈目估计会天下大乱lol我觉得约翰会是那种小动物会超喜欢他的类型!看他的卡组就知道了!

来我的推特或者汤不热找我唠嗑呀!:D


热度(61)

© RumBlizz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