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mBlizzard

兴趣使然的译者。

【授翻/乔西乔无差】Only 18

标题:Only 18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701208


原作者:CanisUseless


译者:荼苓


授权:






简介:


西撒对那段经历的接受度比乔瑟夫要好得多。他可没生在一个事事圆满的家庭里,因此西撒对这种生活早就习以为常——他每天都必须冒着生命危险才能幸存。可乔瑟夫呢?他怎么能如此忍受与柱中人交战的经历?


毕竟,他只有十八岁。


 


正文:


 


西撒并不是很愿意安慰乔瑟夫。大多数时候,金发男人都会咳嗽着把年轻人推到一旁。乔瑟夫平常的困扰基本都来自于鸡毛蒜皮大的事,类似于撒了饮料啊、被俱乐部踢出门外啊之类的事,然后去酒吧打一架。


 


可今晚不同——对于西撒和乔瑟夫来说都是如此。


 


这是个愉快的冬夜,直到西撒被身边人的颤抖唤醒之前都是如此。他并没怎么在意,只是推测小男孩可能在晚上受了凉风,他挪了挪身子,眼皮再次合拢,试图回到自己渴求已久的梦乡。可没过多长时间他又再次醒来。这次不是因为颤抖,而是因为某种奇怪的声音——抽泣。被这声音吵醒的恼怒在他意识到这温柔的哭泣声来自身旁、来自乔瑟夫时忽然碎成碎屑。急切的关心折磨着金发男人,让他把自己从温暖的被窝里逼走,去摇一摇他的同伴。


 


“喂,Jojo,醒一醒!”


 


Jojo在断断续续的哭声中醒来。他深吸一口气,眼泪从汗津津的脸上滑下,眼睛因为恐惧而睁得老大。年轻人用了好久才意识到他躺在温暖的床铺里,挚爱的搭档就躺在身边,把手轻轻放在他的肩上。乔瑟夫转过身直视西撒,尽管他在黑暗中几乎看不清金发男人的脸。他认出下巴的形状,还有他喜欢到不行的、西撒眼下的两枚胎记——他终于放下心。西撒决定打破这份沉默,缓缓开口。


 


“Jojo…怎么了?你睡觉的时候一直在哭。我以为你受伤了。”


 


可乔瑟夫只是一味盯着西撒,就好像后者会随时消失一般。


 


“我做了个噩梦。仅此而已。我还好。”


 


可从乔瑟夫眼里射出的凝视却告诉西撒他在撒谎。他不好——一点也不好。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把乔瑟夫搂住,把他紧紧抱在胸前,一只手穿过他乱糟糟的棕发。乔瑟夫做了一个噩梦——这很容易看出。可还有什么能比与柱中人的战斗更加惊险的经历?那个月让人心力憔悴的波纹训练,害怕被毒指环入侵的恐慌,无数的险情就如滚石一般落在年轻人肩上。他们经历了很多濒死的情形,如果不是被乔瑟夫所救,西撒很有可能早就丢了性命,而乔瑟夫也断了手。在与卡兹那场令人痛苦的最终决战后,乔瑟夫摔回了地球,完全无意识地在海上飘荡——那几周大家都说他失踪了、死了。丝吉与沉浸在悲伤中的他们联系破坏了西撒对失去挚爱的悲痛,而多亏了当地机构的福,濒死的家伙与他才终于能够团聚。乔瑟夫的葬礼没有如期举办,而西撒冲进乔瑟夫怀里,以男孩脆弱的身体状态能接受的最紧的力度拥抱对方。


 


那一切都发生在仅仅几个月前。直到现在特们都还在试图恢复。西撒搬来纽约和乔瑟夫一起住,也试着学习如何同居。


 


西撒对那段经历的接受度比乔瑟夫要好得多。他可没生在一个事事圆满的家庭里,因此西撒对这种生活早就习以为常——他每天都必须冒着生命危险才能幸存。可乔瑟夫呢?他怎么能如此忍受与柱中人交战的经历?


 


毕竟,他只有十八岁。


 


可当然,就算他知道柱中人的时间已经很长,他仍然逃不过被噩梦折磨的命运。他愉快的心情有的是有也会被过往的经历破坏,被拖入某种令人恐惧的深渊,而他也因为这片阴影而成为了一个更倾向于在内心表达愉悦的男人。哪怕柱中人已经无法从物理层面上伤害他,他们的鬼魂却还在不断入侵他的脑海。


 


西撒搂着乔瑟夫,慢慢抚摸着他,与他交流。乔瑟夫放纵自己稍微哭一小会,任由眼泪从亮晶晶的眼球里不断涌出。西撒温柔地刷过他,用他的母语和对方交流——尽管乔瑟夫连一个词都听不懂,他还是会因为语调而安下心。乔瑟夫听着西撒强而有力的心跳在胸腔里振动,跳跃的声音不断证明西撒还活着,在一切之后。最终,乔瑟夫停下了呜咽,他已经没有眼泪能支持自己继续哭下去。他贴近西撒,用他最真切、最充满爱意和关心的力度拥抱住对方。年轻人胸口止不住涌出承载着对西撒爱意的小气泡,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越来越平稳,逐渐落入西撒怀中,一切都变得如此放松——只有西撒能让他觉得如此轻松。西撒把被子扯过肩膀,脸埋进乔瑟夫的头发当中,呼吸着爱人的气息闭上眼睛,在乔瑟夫疲惫地抽噎时轻声呼气。最后,有关柱中人的欢迎和西撒濒死的模样从他脑内退去,而乔瑟夫也总算允许自己干涩的眼睛合拢。他靠着西撒,把沉重的脑袋抵在西撒肩上,落入安稳的睡眠——他再也不会被痛苦所困扰。


 


西撒认为自己应该醒着,方便观察乔瑟夫的情况,这样也可以在万一他再次陷入恐慌时抱紧他——可他没有。西撒轻声呻吟了一下,在他搭档的前额上落下充满爱意的一吻,脑袋落入枕头,逐渐沉入与他亲爱的乔瑟夫一起生活的、愉快而舒适的梦乡。


 


“晚安,我挚爱的乔瑟夫。希望你的梦就像你一样可爱。”


 


从那之后,乔瑟夫几乎没有再做过噩梦。


 


 


 


-END.


 



热度(53)

© RumBlizz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