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mBlizzard

兴趣使然的译者。

【授翻/乔西乔无差】let me stay in dreams with you

标题:let me stay in dreams with you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680499

原作者:shazamitylam

译者:荼苓

授权:

 

 

简介:在重伤后的眩晕中,乔瑟夫想象西撒在他身边。

 

作者的话:是给ambivalent_vermillion的文。梗源“然后一阵奇特的恐惧擒住了我,而我无法开口询问”。

 

正文:

 

他开始比任何人都更加重视自己的呼吸。嘎吱嘎吱的声音在他的体内回响,从四肢内穿过。控制呼吸,一个像是丽萨丽萨的声音在他脑内嗡鸣。她还好吗?还好吗?在黑暗中思考的过程无比困难,思维的边界也在逐渐被疲惫晕开。

 

他的胸腔紧涩。他试图放松,闭上眼去适应周围的环境。他握紧拳头,可一边却让他觉得空荡的奇怪。

 

有什么东西不在了。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他的眉头皱在一起,从手臂传来的钝痛终于冲上脑海。

 

和我一起呼吸,Jojo

 

西撒?

 

……

 

西撒已经…

 

乔瑟夫想象一只手落在他的胸上,随着每次呼吸升起又落下。他发现自己正在逐渐滑入梦乡,哪怕心脏正在因为他失去的朋友流泪。

 

你很安全,Jojo。你做到了。

 

做到什么?打败柱中人?救下丽萨丽萨?(救下西撒——不,太晚了,不是吗?)

 

他的记忆模糊,乱成一团。乔瑟夫的嘴角沮丧地下拉,最终失去意识。

 

我们做到了,西撒。谢谢你(我很抱歉)。

 

——————

 

乔瑟夫诅咒这个沉迷梦乡的自己。西撒的声音阴魂不散,像是他惯用的泡泡一样浮在乔瑟夫脑中。乔瑟夫的一部分想让他离开,试图不让自己在想起他的每时每刻都悲痛欲绝。

 

另一部分则想让他留下,到永远。他的嘴张开,告诉他,告诉那个混蛋他必须要留下或者做点什么。这一切都如此错乱,而且,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

 

Jojo?快醒醒。

 

“你醒醒。”他反驳到,几乎觉得有那么一点满足,又对自己回答的短暂而感到短暂的惊讶。

 

西撒的笑声直射进他的心脏。我猜你一直是这样,就算几乎失去意识也是。

 

乔瑟夫逐渐张开眼,直到一片银色在眼前展开,由于睡眠和迷惑的原因而显得晕乎乎的。可比起那片他一直在凝视的无聊的黑暗,他还是更喜欢这里。

 

西撒冲他微笑。他身后的阳光绕过他头部的轮廓,像一个光环。乔瑟夫试图张开嘴,为了说一个词。

 

“留下。”

 

当然。你要想睡的话就回去睡吧,Jojo,我一直都在。

 

他的眼皮违背了他的意志。他憎恶自己的疲惫,他必须要醒着,因为——

 

万一你没有?

 

最轻柔的碰触,手指刷过他的脸颊。乔瑟夫没法控制自己小小的笑容。西撒真的能这么温柔?不过,这个想法到很好。

 

这应该会很好

 

——————

 

你烧了我的头带。

 

“嘿,你都把他给我了。”乔瑟夫挣扎着睁开眼睛,试图瞥一眼床边的手指。如果他足够专注,那他应该能看见对方脸上星星点点的伤疤,他的胸膛,他的手臂,就像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西撒一样。

 

我很高兴它能帮上忙。但你最好给我买条新的。

 

“好诶,”乔瑟夫哼了一声。“我会给你找一条史上最丑的。”

 

轻笑。我穿什么都好看。

 

那个混蛋。他曾经想念这个场景。他将会想念这个场景。

 

“…西撒?”

 

乔瑟夫闭上眼。对方的手指碰上他的眼睛,导致他的眉毛因为期待而挑起。我什么时候会醒?你会在我眼前消失吗?

 

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线,试图把不断涌上的恐惧压回胸口。“没什么。”

 

寂静。乔瑟夫恐慌了一会,担心他会再次落入孤独,可一只手点了点他的脸。

 

Jojo。看我。

 

他照做了。他的眼睛因为西撒不断凑近而瞪圆。他要干什…

 

噢。

 

嘴唇压在他的唇瓣上。乔瑟夫觉得事情已经不能变得再糟。

 

——————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只有丝吉和史比德瓦根在身边,伤痛和愉悦占领了心脏。

 

“Jojo!你终于醒啦,”丝吉笑了笑,而乔瑟夫也发现自己恢复得很快。

 

“大家都怎么样?”

 

史比德瓦根松了一口气,盯着他,指了指房门。“丽萨丽萨还在睡,但她很好。西撒——”

 

他无法从史比德瓦根的停顿中认出对方的情绪。他…醒过来了,对吧?他肯定明白,所以…?

 

“Jojo?你还疼吗?Jojo!”

 

乔瑟夫眨眨眼,心脏因为忽然漫上的喜悦和希望而跳得飞快。“你说什么?”

 

丝吉在手后疑惑地问了一声,表情很快又转为理解。“你不知道他还活着,是吧?我知道我应该在他进来的时候和他一起呆着的,不然你会以为他是个鬼或者什么呢!”

 

乔瑟夫看了她几秒,直到门忽然被撞开。他的呼吸在西撒踏进第一步时骤然停下,来着的整张脸也因为看到他醒过来而欣喜至极。“早上好,或者我该说,下午好?”

 

我的天啊,”乔瑟夫哼了一声,眼睛在丝吉、西撒和史比德瓦根间来回跳跃。“他是真的?你是真的?

 

那个笑容。那也是真的。还有揉着他头发的手——

 

“停一停。”他的咳嗽也止不住脸上的笑容。西撒笑着缩回手。

 

你还活着。我没在做梦。那个吻是怎么回事?

 

“蠢货。你一直以为这些都是你想象出来的?”西撒若有所思地看向他。“我被你能想出那么浪漫的场景德能力所震惊了。”

 

“闭嘴!”乔瑟夫哼了一声,身体的紧张从他们开始争吵的第一句话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如此。

 

他忽然皱起眉头,捂住嘴避免自己叫出声。这换来其他三个人怀疑的凝视。

 

“你还需要休息,Jojo。别强迫自己,”史比德瓦根说。

 

“但是我们还会再来的!你那时候肯定会好很多!”

 

西撒拍着他的肩膀,亲亲他的脸。乔瑟夫看向对方。“你也要走吗?”

 

西撒懒懒地躺进椅子。“想甩掉我?我还得多呆一会。我累死了,完全不想动,你绝对知道我的感觉。”

 

乔瑟夫笑着看向天花板,哪怕身上盖着这么多东西,他还是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在他身边的人…使他安宁。他知道在他再次醒来时,西撒一定会在。

 

 

 

-END.

 

作者的话:惊喜吗这是个HE是西撒生还的AU!


热度(74)

© RumBlizz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