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mBlizzard

兴趣使然的译者。

【授翻/仗露仗无差】Waiting for the Sun.Chap3

标题:Waiting for the Sun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572584/chapters/28946961

原作者:kickassanakin

译者:荼苓

授权:

 

 

简介:一个不怎么出人意料的剧情发展。

 

作者的话:嘿大家好!是今天的新一章^^

 

 

Chapter3

 

露伴没有擦掉他每三天就要去对方家一次的那句话其实也算是件好事。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仗助至少也会等个两周再回去。从他和露伴最后一次见面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做好再直面对方的准备。

 

所以仗助一如既往地敲响露伴家的门,哪怕这和他的意愿完全相悖。

 

露伴虚弱的笑了一下,让仗助走进屋内。

 

“吸血鬼把受害者请进家这件事还蛮有趣的,是吧?”仗助一本正经(紧张)地挪向沙发。

 

露伴看着他,一言不发。他看上去比仗助印象中的样子要更加深思熟虑。“你的大脑袋里在想什么?”仗助开口,希望能打破这片奇怪的宁静。

 

“我的头一点都不大。”露伴不走心地轻声回答,完全不是在思考仗助刚才说的内容的样子。他眨眨眼,然后看上去清醒了一些。“在想事情。你偶尔也该这么试试。”他嘲讽地笑了一下,而仗助也觉得稍微轻松了些。

 

“我一直都在思考。不管怎么说,你就过来吸我的血或者试着勾引我一下又或者不管你想干嘛,干就好了。”他迅速地说完一大长串话。他真的很想早点离开。和露伴在这栋房子里呆的每分每秒都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上次的经历,还有他那天晚上做的事(然后他每天晚上都在保持这个行为,完全不出意料),他知道,不过多久,他肯定就会向他渴望的事缴枪——向他们渴望的事缴枪。

 

可仗助知道他不能。他还能说什么呢?他被露伴控制,成为他的食物来源。他在这段关系中毫无地位可言。所有的权利都属于露伴。他们之间再也没有“相互推挤”,介于露伴只需要一秒就可以夺取所有掌控权,让仗助按照他的意愿行动。

 

当他们还都是人类的时候,这还比较好无视掉。露伴并不怎么喜欢用天堂之门。他对自己阅读人心的能力相当自信,哪怕没有替身的帮助也是如此。他从来没把它用在仗助身上。

 

可作为吸血鬼,这段关系中力量的不平衡就有点超级他娘的明显了。很明显露伴还是不怎么喜欢用天堂之门,可他的某些部分却与吸血鬼的身份融合的完美无缺

 

或许那部分的名字就叫“不像人”。露伴对仗助来说从来就不像一个“人”,哪怕回到他还是的时候也一样。总有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会把露伴从人群当中分开。他总是不循常理,对任何人来说都有点尴尬、跳脱。自从他被转化之后,他看上去就比以前的样子更加舒服、更加自信,也更容易与其他人划清界限了。

 

让仗助老实说,他其实还觉得这个蛮性感的。当然,露伴的自信总是讨厌的要命,可那之中也有一些很具有诱惑力的地方。男人从来不会对自己的生活产生质疑。

 

仗助总是不记得露伴其实怀疑自己、甚至还蛮频繁的这件事——尤其最近,当露伴总是放出冰冷而不近人情的气氛的时候。

 

可今天晚上他在仗助身边坐下时的犹豫却无比明显。他的动作僵硬,充满了疑惑,与平常行云流水的优雅简直判若两人。

 

仗助稍微缩了缩身子,紧张地笑出声。“你今晚看起来不是很在状态啊。你确定你这次不会杀了我吗?”

 

露伴困惑地看向他。“你到底信不信我?”

 

仗助咬了咬下嘴唇。“嗯,”他回答道。

 

露伴叹了口气。“我猜你完全有权利不相信我。”他向后躺去,闭上眼睛。“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东西。”

 

东西?仗助在心底做了一下口型,迷茫了。“怎么了?”

 

露伴耸耸肩。“我觉得…很糟。关于我强迫你做的事。”

 

“你这几个月来一直在这么做,然后你现在开始觉得很糟了?”仗助笑了一下。他并不喜欢现在周围的气氛。这很…冷,很悲伤。

 

“我以为你一直很明白,我讨厌这档事。”露伴睁开一只眼,看向仗助。“我能保证之前我绝对提到过好几次。”

 

仗助的手紧张地落在大腿上。“我一直以为那属于‘我知道这个错了但我根本不关心’的范畴内。”他又笑了笑,只是这次更加僵硬。“就别说上次发生的——”

 

“我以为那是你想要的,”露伴快速回答。他的脸变红了。“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就是…那样的。我以为那就是为什么…”他皱起眉头。“我真的不擅长这个。”他闭上眼睛,再次叹了口气。“我很抱歉。”

 

仗助的嘴因为震惊而张的老大。“抱-抱歉?”

 

“所有事。拿走你的血,在你脸上写字,伤害你...还有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我对你的态度。我…很后悔。”他看向别处。“我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我总表现的像是我非常恨你一样。那太蠢了。”

 

仗助基本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就另当别论。当然,露伴之前也道过谦,可这次却要更…懊悔?从他说话、看向仗助的动作来看,很明显,他非常…难受。仗助挠了挠后脑勺,近乎好奇地看向对方。“你确定你真的是露伴吗?我从来没听他说过这种话,从来没有。”

 

露伴轻轻哼口气。“最近我有很多时间留给自己思考。”

 

“但你从来都是一个人,哪怕在这之前也是。”仗助短短地笑了一声,完全不理解的样子。

 

露伴叹着气,摇摇脑袋。“那曾是我的想法。我必须要选择自己要不要混在人群制作,而现在…”他没什么意义地摆了下手臂。“现在我没有选择。”

 

“你知道我一直想问你,”仗助开口,“你为什么要一直藏藏掖掖的?”

 

露伴皱起眉。“我不想让任何人发现。而且我白天的时候也不能出去。”

 

仗助沉思着抿紧嘴唇。“如果你可以找到不强迫别人就能拿到血的方法,我相信没人会介意你到底是什么生物的。”他紧紧盯着露伴。“你知道,康一很想你。”

 

露伴僵住了。“要是他知道我一直——这么使用你呢?”

 

“他一开始或许会不怎么高兴,”仗助不是很走心地说道。“但你知道康一嘛。他很擅长原谅别人的。只要我没死,你又可以不伤害别人就拿到血,我想他听到你安好的时候肯定会很高兴的。”

 

露伴用力咬紧嘴唇。仗助可以看见他的尖牙戳进肉里,有那么一瞬,他希望被露伴咬着的是他的嘴唇。

 

很明显,他还有问题。

 

“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我也可以看看自己能做什么。”仗助随后这么说,试图忘记那些压在脑海中的想法,并试图把露伴从思绪中带回地球。

 

成功了。露伴尖锐地看向他。“你为什么要帮我?”

 

仗助指指自己的喉咙。“某种意义上这也在帮我。”他没忽略掉露伴听到这个答案时的反应。“并且,因为我很关心你,虽然很他妈难以承认吧。”他小声加上。“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表现得也不是很好。”

 

他真的,真的很努力地试图无视掉听到这句话时露伴眼里闪起的小火花。“我们不能…一直这样,露伴,你一直在控制我的行动。我甚至不能从你手下保护自己…如果有紧急情况的话。”他转过身,可仍然用余光看着年长的男人。

 

对方垂下脑袋。“如果我擦了,你会直接杀了我的。”

 

仗助擤了擤鼻子。“你忘了我刚才说啥了吗?当然,我肯定会狠狠打你几下,但我一点都不想让你死掉。”

 

仗助不能确定,可他觉得自己看见了一个微笑。“我活该,完全活该。”

 

“是,你的确活该。”

 

露伴移动了一下,再次侵入仗助的个人空间,就像上一个晚上一样。在仗助的脸烫到会让人困扰的程度之前,露伴叫出了天堂之门,把他变成书。他舔了舔拇指,擦掉了什么事。然后他停顿了。“你介意我写点别的吗?”

 

仗助重重地吞了口唾沫。“你想写什么?”

 

东方仗助没法被写上东西。”他小心翼翼地说。“我会先擦掉别的。”

 

仗助思考了一下。那很好——那甚至会让两人间的实力稍微平衡一下。但他忽然想起公路之星的时候,露伴用他的替身救了他的命。那还蛮有用的,而要完全抹除…就有点蠢了。

 

“让我先想想。”仗助说。“但是我想让你先擦掉别的。”

 

露伴顿了一下,看向仗助。在他听到这个主意的时候的确害怕了一秒。“嘿,”仗助轻声呢喃,一只手捧起露伴的脸。“你相信我,对吧?”

 

恐惧逐渐被决心所取代。他点点头,然后擦掉了所有事。当他做完的那一刻,他将仗助的脸恢复原状。他们看向彼此。仗助的手还捧着露伴的下巴,而露伴的手也搭在仗助脸上。

 

他们有那么一会都安静地思考着接下来究竟要做些什么。

 

然后仗助把露伴拉向自己。他的眼睛在嘴唇相抵时忽然闭紧。露伴很柔软,就像仗助印象中的那样。他没想加深这个亲吻,对方也没有。他们只是靠近着彼此,享受着这份亲密,和这温柔的碰触。

 

仗助随即把他的另一只手握成拳头,狠狠打在露伴脸上(当然,用上了疯狂钻石的力量)。露伴直接被敲到了沙发的另外一头。

 

他的手颤抖着扶上脸。仗助看着露伴的肩膀也开始抖动,然后听到吸血鬼发出奇怪的声音。

 

那是笑声。

 

他的手揉下脸,终于大笑起来。仗助给露伴的那一击绝对超级重,可现在黑紫色的伤痕已经开始消失了。“谢谢。”露伴笑到快要打起嗝。“我真的很需要这个。”

 

“我也是,”仗助笑了笑,揉揉后肩膀。“我不敢说我会就此收手,介于你恢复得实在太快了。”

 

露伴点点头。“我还能再来四下,随便什么时候。这还蛮叫人惊喜的。”

 

“那刚才的就是第五下,说好啦。”

 

“说好了。”

 

仗助说完这句话的一刻又打了露伴一拳。“好啦,现在这是第四下。”

 

——————

 

仗助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康一打电话。

 

“嗨,”仗助寻常地问到,“你最近听到过露伴的消息吗?”

 

“不!”康一深吸一口气。“他有几个月都没跟我说话了。我真的很担心他。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仗助清清嗓子,试图不要笑出声。“你能不能缺那么一周或者两节课?”

 

康一在电话线的那一端点点头。

 

——————

 

然后仗助去拜访了亿泰家。他敲敲门,可来接应的却是亿泰的父亲。

 

“嗨!”他愉快地挥挥手。“亿泰在家吗?”

 

亿泰的父亲点点头,近乎无意识地指向楼上亿泰的房间。仗助和他道谢,随后走向他的目的地。

 

介于亿泰的工作的原因,他觉得收拾屋子也不像以前那么难以接受。墙上的画也不再充满小孔,台阶上的木板也不再是四分五裂的样子,整个房子的环境都愉快而平和。这让他最好的朋友来拜访时愉快了很多。

 

亿泰的门开着一条缝,这说明他或许就在里面。仗助推开门,凑近屋里。“嘿,你在干啥?”

 

他被一脑袋和几乎要挥到自己头发上的手撞了个满怀。“仗助!”他笑的都快破音了,却没有停下。

 

“天,你差点就碰到了。”仗助冲朋友挑起眉毛,手穿过飞机头,确保造型还在。“你考虑什么呢?”

 

亿泰涨红了脸。“有个关于该死的跟踪狂总是在东尼奥餐厅到处乱晃的传言。有的时候我回家稍微晚一点,我就能看到那家伙站在路口,所以我稍微有点被吓到。”

 

仗助皱起眉,觉得很有意思。他知道亿泰到底看到了谁。“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兄弟?”

 

亿泰的脸涨得更红了。“我以为我疯了呢,天。你不许笑我。”

 

仗助擤擤鼻子。“好吧,我觉得我可以让你不那么害怕。”

 

——————

 

“你最近看起来好多了。”朋子在仗助穿上夹克的时候说。这是晚上,快到夏天了,可风仍然冷得要命。他冲着母亲笑了笑,梳着她的头发。

 

“康一最近在镇里,所以老朋友要出去逛一逛。”他逃过母亲伸向他飞机头的手,迅速碰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确定一切看起来都还好。

 

是,都还好,以像以前那样。

 

“能看到我的孩子高兴真是太好了。”她展开双臂,把他紧紧拥入怀中。她在五秒内又迅速松手,严肃地盯着他。“你在外面一定要注意安全。”

 

仗助大笑着摇摇头。“别担心,我们就只是要去别人家玩玩。”他确保自己的话不那么激动,也试图表现的风轻云淡。

 

朋子收下了这个表情,谢天谢地。“好吧。”她眯起眼睛。“但我要听到任何风声…我根本不管你有多大,你只要还在我家里过日子,我就要管着你。”

 

仗助转转眼睛,在母亲脸上落下一个亲吻。“我知道。我会晚点回来,不用等我了。”

 

朋子咳了一声。“你最近一直说这句话。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有女朋友了?”

 

他试图不要因为老妈的话立马脸红,但他今天晚上可能只能有一个奇迹了。朋子对这个反应挑起眉毛。“女友?”

 

“不——不!”他结巴着说。“呃,就——一个很亲近的朋友。”

 

“知道了,”朋子点点头,“男朋友,那就?”

 

“我爱你,拜!”仗助走过她,迈出前门。

 

记得用安全套!”她在他落荒而逃时大喊。

 

 

 

-TBC.

 

作者的话:让我知道你们的想法!谢谢阅读!<3


热度(49)

© RumBlizz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