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mBlizzard

兴趣使然的译者。

【授翻/混部】Catch me-Stealing the Heart of the Thief. 1

标题:Catch me-Stealing the Heart of the Thief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25924851

原作者:margointhesea

译者:荼苓

授权:

 

 

CP tag:东方仗助/岸边露伴;花京院典明/空条承太郎;穆罕穆德·阿布德尔/简·皮埃罗·波鲁那耶夫;虹村亿泰/东尼奥·托拉萨迪;乔瑟夫·乔斯达/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乔瑟夫·乔斯达&丝吉Q;ACDC/卡兹

 

附加tag:警官;雅盗;小警官仗助;艺术品大盗露伴;悬疑;谋杀秘案;谜题;慢热;敌人→朋友→恋人;敌人→恋人;浪漫喜剧;幽默;浪漫;警匪;办公员仗助;暴力;剧情向;年龄操作;性转;女体!花京院;没替身啦;露伴23岁;仗助22岁;血腥;天啊别让安杰罗靠近小孩子!!!;受伤;很重的伤;甜心亿泰;戏剧;精神层面的恐惧;配角死亡;裸体;涉及性相关;小糖饼;或许最后会污???;或许???;咋回事柱男还出现了;在乔瑟夫和西撒的案件里;我们来搞一波吉良;狠狠地搞;谋杀;绑架

 

简介:岸边露伴,又或者天堂之门,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品大盗正在谋划他的下一次抢劫。他的行为绝对不是无意为之。这一切都围绕着在他身边不远的、名为东方仗助的年轻警官。可当真正的灾祸降临到杜王町时,他们必须要齐心协力拯救小镇、并且逐渐想起那些被遗忘的承诺。

 

作者的话:Zizgy(http://zizigy.tumblr.com/)和我又来一起搞事情啦。我们又聊了一些有关仗露的想法然后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我爆哭啊我一点时间也没有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在写…不管怎么说,好好看吧!

 

译者的话:颜哥的配图!→http://elevenfoot.lofter.com/post/1f0267f6_1173f8e6

 


Chapter1:Prologue

 

阴影和灯光在墙面上滑动,走廊里巨大的窗户拒绝掩盖小镇夜晚的美景。博物馆的中心处藏着一副世界级的珍宝。那是由花京院典明所绘制的、名为“白金之星”的画作,现在正是万人瞩目的焦点。

 

哪怕现在看上去这么平和,博物馆里的宁静还是被一声呻吟和随之而来的粗暴喊叫所打破。

 

他的手被绑在椅子上,拼命挣扎着想要重返自由。仗助咬紧后槽牙。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前的家伙。瘦削的人影逐渐走向画作,在把画从墙上取下时丢掉画框,仅仅拿出画布卷进包里。盗贼弹了弹舌头。

 

“这就是你们‘保护’世界级名画的态度?要不然就是你们的标准实在够低,要不就是你们根本没在努力。”

 

大盗转向仗助。就算用全部恶意来评价他都无法改变他的身体如此纤瘦的事实,饱满的嘴唇和高高的颧骨能让所有模特相形见惭。他的绿头发显目地刺在空中,瞳孔却被时尚的面具所遮盖。他像渡鸦羽毛一般深色的唇膏在昏暗光线下微微发亮,白色露脐上衣紧贴曲线,完美地展现出他的腰线。他还穿着和白上衣配套的白短裤,嘚瑟似的突出他的身材和其他地方(仗助重重地吞了口唾沫)。大盗戴上黑手套,踩进高跟长靴。

 

“我费了那么大力气把我的笔记送到你跟前,你到底有没有看?”

 

仗助的怒火忽然被尴尬所取代。

 

“我还是不知道你怎么把笔记贴在我大腿间还不被发现的…”

 

完美的嘴唇勾起一个微笑。怪盗的手抚上椅子,逐渐靠近仗助。

 

“噢,东方警官。”

 

仗助打了个哆嗦。他的神经告诉自己这绝对不是因为厌恶。不是…

 

“我可比光把笔记贴在你的隐私部位上还要厉害的多,非常多…毕竟,我可是天堂之门!”

 

绿眼睛大盗踢了踢椅子,让仗助倒在大理石地板上。

 

“我太爱和你玩的感觉了,警官,可我还是要先行告退!”

 

正当露伴转过身时,他听到绳子被划开的声音。他看到站起身的仗助。他在面具下眨眨眼。

 

“怎么?”

 

仗助叹了口气。“只是我还是不良那会的小习惯而已。”飞机头警官在脚腕和鞋子里都藏了小刀。旧习难改,现在仗助可庆幸的不得了。

 

“放下那副画,天堂之门。别耍花招!!!

 

大盗耸耸肩。“好吧。”

 

在他放下画之前,大盗举起一只手。

 

“但东方警官,你忘记说‘举起手’了!”

 

大盗的身影在挥下手的一瞬间消失在云团当中。仗助胡乱咳嗽起来,疯狂挤着眼睛,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背影冲向屋子门口。

 

你这个混蛋给我过来!

 

仗助冲下漆黑一片的走廊,甚至能听到露伴笑声的回音。飞机头警官忍不住热血上头。愤怒在体内不断燃烧。他太想抓住那个家伙了。他简直要把他逼疯!

 

仗助掏出对讲机。“是东方警员!我在西侧!我需要后援!嘿?有人吗?我需要后援!”

 

一片寂静。没有应答,更没有回声。

 

阴影总让人觉得自己踏入了一个无尽循环。他觉得自己已经追了这个盗贼整整一个世纪。某个声音在向他搭话。最深恶的欲望在他的耳边呢喃,说他永远也不想让这次追捕结束。因为如果他真的抓到了那个小偷…仗助或许没法控制自己。

 

他再次把这些想法埋进深处,仗助不断提醒自己还有工作要去做。石柱间的黑暗让仗助完全丢失了方向。他直直冲向大盗。他们的脸撞到一起又迅速分开。怪盗抓着仗助,把他当成一个助推器似的借力跳上石柱,够到窗户的边缘,而周围又一片漆黑让仗助无法射击。露伴探回一个脑袋,冲小警员挥挥手。

 

“下次见,亲爱的东方警员!”一个飞吻,他消失在夜色当中。

 

仗助冲向最近的出口,可外面全都是警员和博物馆夜巡的保安。他冲最近的警员大喊。“先生!我的后援都去哪了?!”

 

小警员看起来无比慌乱。

 

“东方警员!我们发现的时候你的后援已经全都睡着了!天堂之门用某种藏着催眠瓦斯的法式斗牛犬玩具袭击了他们!”

 

小队里另外的一个警员大叫起来。“他在屋顶上!”

 

仗助能看见天堂之门在屋顶间跳跃。他快速瞥向夜空。

 

我们的直升机呢?!

 

小警员捏住了鼻尖。“在飞行员去上厕所的时候,天堂之门把燃料换成香草冰激凌了。”

 

难以置信。天堂之门都跑了,他们却只能站在这,像一群傻瓜。

 

仗助无法抑制自己的哀嚎。“我没法相信…”

 

他妈的!他又跑了!!!!

 

某个警员试图挑起话题。“呃…仗助?你的脸…”

 

“怎么了?”

 

几个警员互相看来看去,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他。

 

“你脸上有个唇印……”

 

他摸向左脸,戴着手套的手指在脸上划出一道黑痕。

 

怎么会?…

 

噢。

 

当他们撞上的时候…

 

仗助只能盯着他黑了一片的手套,红晕逐渐爬上脸颊。年轻的警员咬着牙,怒气冲天。

 

我下次绝对要抓住他!!!你给我等着吧天堂之门!我抓住你的那天绝对是我人生中最光辉的时刻!!!!!

 

——————

 

在月光和雾气笼罩下的远处,世界上最伟大的盗贼岸边露伴轻声呢喃,如此温柔。唯有几只萤火虫能听见他最诚挚的愿望。

 

“仗助…”

 

“拜托,来抓我…”

 

 

 

 

-TBC.


热度(59)

© RumBlizzard | Powered by LOFTER